盘州市人民法院

http://panzhoushi.guizhoucourt.cn/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案例研究

【法官说法】韦云娟法官:合法的救济才是权益保障的基础

发布时间:2018-11-26    


个人简介

韦云娟,女,布依族,1982年5月生,大学本科文化,2005年6月毕业于中南民族大学法学系,获法学学士学位,2006年8月参加工作,2008年通过贵州省公务员考试进入贵州省盘州市人民法院工作,2010年参加国家司法考试获A证,系盘州市人民法院红果人民法庭庭长,审判委员会委员。现任司改后刑事审判团队负责人。


案情介绍

被告人龚某某与被害人李某某系朋友关系,龚某某曾向李某某的账户汇入人民币4万元,2016年12月以来,被告人李某某的妹妹多次以李某某出事了为由,与龚某某联系,提出请其帮忙找钱,后龚某某找到李某某家,暗中发现李某某没有出事,从而认为李某某与其妹妹合伙对其进行欺骗,便将此事告知张某某,并与张某某商量将李某某的女儿陈某某(8岁)带走,以此向李某某索要钱款。2016年12月底的一天,龚某某尾随放学后的陈某某至一停车场附近时,哄骗陈某某跟其走,同时,龚某某联系张某某驾驶借来的车辆会面,在等待张某某的过程中,龚某某将陈某某的照片发送至李某某的手机上,告知李某某其女儿陈某某与之在一起。后张某某驾车载龚某某、陈某某至预定的酒店房间,在酒店房间中,龚某某、张某某共同对陈某某进行看守,限制陈某某的人身自由。期间,龚某某与李某某通电话,在电话中以陈某某的人身安全相要挟,向李某某索要人民币40万元。当日21时许,李某某向公安机关报警,次日11时许,民警在酒店房间内将龚某某、张某某抓获,陈某某被当场解救。


判决结果



一审法院对被告人龚某某、张某某认定构成绑架罪,进行了定罪处罚,后被告人龚某某以“带走陈某某是为了索取债务,而非勒索财物,故不构成绑架罪,仅构成非法拘禁罪”、被告人张某某以“系出于朋友关系而帮助龚某某接陈某某,借车及在酒店开房间均不是为了绑架,其行为不构成绑架罪,仅构成非法拘禁罪”为由,向二审法院提起上诉,经二审法院审理后维持原判。

法官说法

正确区分“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以非法拘禁罪定罪处罚”与“以勒索财物为目的绑架他人,或者绑架他人作为人质的,是绑架罪”及正确认识共同犯罪中责任承担的规则。


在人与人交往的社会生活中,往往交织着各种各样的矛盾纠纷,在处理矛盾纠纷时,如若不遵守法律规则,就容易演变成为违法犯罪,不仅自身的权益得不到保障,甚至害己害人。本案中,龚某某与李某某之间因存在日常经济往来,而李某某采取了不当手段欲欺骗李某某,导致李某某基于被骗后的报复心理,产生了“绑架他人作为人质”的犯罪动机,为实现其犯罪意图,龚某某找到了张某某进行商量实施犯罪。具体犯罪过程,是由龚某某将人质陈某某成功哄骗后,由张某某帮助运送至张某某预定的酒店,龚某某、张某某在酒店房间内共同对陈某某进行看守,期间,龚某某则以人质陈某某的生命安全相要挟,向李某某索要40万元作为赎回人质的条件。行为定性为“为索取债务而非法扣押、拘禁他人”的前提是索取的债务为合法债务,即便是债权债务关系尚未得到法律确认,但亦应在行为人自身理解的合法债务的范围内,本案中,被告人龚某某欲向李某某索要财物发生在认为自身被骗之后,其采取的行为方式是邀约张某某为其提供帮助,从而实现对人质的扣押,而其向李某某提出要求时,远背离双方发生的债权债务纠纷基础,同时采取的是威胁人质生命安全的暴力方法,其行为的真实意图已不在于索取债务,而是非法占有他人财物的“勒索财物”,故对龚某某应以绑架罪定罪处罚。

作为为龚某某提供帮助的张某某,对其行为进行评价的前提是——是否能认定张某某与龚某某形成了共同犯罪?本案中,张某某已得知龚某某受到了李某某及其妹妹的欺骗,龚某某哄骗了带着与之同行的陈某某是李某某未成年的女儿,带着陈某某的目的是为了向李某某索要款项,而在龚某某的邀约下,为龚某某顺利带走陈某某及向李某某索要款项提供便利,具体为借来车辆运送龚某某、陈某某,在龚某某联系李某某的过程中,帮忙看守陈某某,预定酒店房间及与龚某某在等待李某某回复的同时,共同在房间内继续看守陈某某,这一些列的客观行为足以认定李某某已在主观上与龚某某形成了共同犯罪的意思联络,龚某某、张某某之间构成了共同犯罪。共同犯罪的责任承担规则,用一句话来概括就是“部分责任承担全部责任”——即我不仅仅要为我的行为承担责任,我还要为你的行为承担责任。无论主犯还是从犯都是如此,只不过主犯承担的责任,在不考虑有其他区别情节的情况下,会相对较重,而从犯是属于法定的应当从轻、减轻或免除责任的量刑情节。故在本案中对被告人张某某亦以绑架罪进行定罪,但相较被告人龚某某而言,最终量刑时,给予了张某某减轻处罚。






【下一篇】  【法官说法】余华法官:违法承包中劳动关系及工伤责任主体的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