盘州市人民法院

http://panzhoushi.guizhoucourt.cn/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联系我们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当前位置:首页>> 法官论坛>> 理论研讨

执行工作社会管理创新思考

发布时间:2016-04-13    

  近两年来,盘县法院的执行案件数量大幅攀升,2010年收案1056件,结案1000件,结案率94.69%,2011年收案833件,结案792件,结案率95%。两年结案率均达到执行目标管理考核指标。案件进入执行程序后,执行成为化解这些矛盾的最后关口,如果当事人的债权得不到实现,势必产生新的矛盾,由当事人之间的矛盾转化为当事人与法院执行工作的矛盾,不仅产生了负面的法律效果、社会效果,而且严重影响了司法权威。从近两年办理的执行案件看,执行难度较大的案件有三类:一是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二是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三是附带民事赔偿。其执行难度目前有三种共同表现,一是被执行人难找或无履行能力,二是查找可供执行财产困难,三是申请执行人容易对执行实施主体产生怨气,易引起上访。

  怎样解决这一难题,执行工作局从执法主体角度进行了思考与探索,认为社会管理创新是关键。为了从案件源头着手获取第一手资料,由副局长杨登基牵头,组成调研组,于2011年12月20日至2011年23日赴滑石,大山,英武等地及公安,交警,信用联社等有关部门开展座谈走访,了解该三类案件的源头处理,案件走向,进入执行的流程情况。现进行分析,查找原因,并提出解决意见,以供参考。

  一、案件的来源及办理情况

  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两年来,该类案件以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及下属信用社主张债权而进入审判执行程序为主。2010年信用社进入审判程序案件232件,2011年为416件,主张债权达人民币1.6亿余元,数额巨大。其进入审判执行的原因主要是债务人未履行到期还款义务,经与债权人座谈得知,法院判决或调解生效后仅有不到20%的债务人自动履行,余下案件须向法院申请执行。也就是说,法院承担了80%以上的该类案件执行工作。那么,执行情况又怎么样呢?2010年收执行案件422件,2011年收执行案件254件。2010年进入执行程序结案418件,终结本次执行167件,占结案数的39.95%,其中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的140件,无财产且下落不明的27件;全部兑现案件155件,占结案数的37.00%;拟定还款计划分步还款结案(包括扣留被执行人收入)96件,占结案数22.97%。2011年进入执行程序结案247件,终结本次执行80件,占结案数的32.39%,其中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的57件,无财产且下落不明的23件;全部兑现77件,占结案数的31.17%;拟定还款计划分步还款结案(包括扣留被执行人收入)90件,占结案数的36.44%。

  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两年来,该类案件因义务人不履行法律文书确定的赔偿义务而进入执行程序居多,且因往往执行不到位而令执行法官头痛。到交警部门了解得知,交通事故若受害人受伤程度不太严重的,其赔偿可由肇事者之间协商解决,或由交警部门调解处理,协商与调解成功,往往能实现赔偿兑现,协商或调解未果的,最终须经诉讼途径解决。对于涉嫌犯罪的,除协调必要保险赔偿和预垫赔偿之外,余下未赔偿部份或具体的赔偿金额须公诉后由法院判决。2011年,盘县境内共发生交通事故64起,死亡17人,受伤104人。那么,进入民事诉讼程序的执行情况又怎样呢?我院2010年收案29件,全部结案。终结本次执行有16件,占结案数的55.2%,其中被执行人无财产可供执行的10件,无财产且下落不明的6件;执行到位兑现12件,占结案数的41.4%;1件计划分批次履行,占结案数的3.4%。2011年收案14件,结案13件。终结本次执行8件,占结案数的61.5%,全部为被执行人无可供执行财产;执行到位兑现3件,占结案数的23%;2件订计划分批次履行,占结案数的15.4%。

  附带民事赔偿案件。这类案件的初始来源在公安机关及派出所,为此,调研组走访了英武,滑石,大山三个乡镇派出所,并与所负责人及案件承办人交流,同时将在派出所得到的情况与法制科负责人对接并交流意见。得到的基本情况是公安机关对发案的故意伤害,轻伤及轻微伤案件分别作了不同的处理。针对故意伤害(重伤),除犯罪嫌疑人及家属主动向受害人赔偿外,公安机关对赔偿不作任何协调处理,赔偿金额直至法院判决后确定,赔偿兑现情况在整过处理过程中公安机关不知情。轻伤与轻微伤案件公安派出所尽量调解处理,让受害方得到赔偿,使其息诉。调处未果的,当事人可选择刑事自诉或提起健康权纠纷。2011年,我县公安机关共调处该类案件112件,调解处理由当事人撤回诉求52件,占发案率的46.4%。也就是说,余下案件可能须经诉讼程序解决。

  以上是附带民事赔偿纠纷案件的来源和初步处理情况,下面看进入执行程序后的处理情况。

  2010年我院收案48件,结案47件,终结本次执行33件,占结案数的68.75%,其中被执行人无财产案件27件,无财产且下落不明6件;兑现结案5件,占结案数的10.64%;拟定赔偿计划分步兑现9件,占结案数的19.1%。2011年我院收案82件,结案79件,终结本次执行63件,占结案数的79.7%,其中被执行人无财产案件49件,无财产且下落不明14件;执行到位兑现13件,占结案数的16.5%;拟定赔偿计划分步兑现3件,占结案数的3.79%。此类案件终结本次执行比例非常高,到位兑现率非常低。

  二、对三类案件执行情况剖析

  1、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

  2010年与2011年,在执行结案中,该类案件到位兑现率分别为37.08%与31.17%,执行兑现率很低,终结本次执行分别占结案数的39.39%与32.39%。在这里,主要依据终结本次执行的比例来分析,因为终结原因无非有二:一是被执行人无财产与主要经济来源,二是被执行人无财产且下落不明。从近两年执行终结情况看,占的比例已经很大了。在执行中我院通常对申请执行人提供的财产线索或依职权对被执行人的财产及履行能力情况进行调查,然后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及相关司法解释进一步采取必要的执行措施。对经调查后被执行人确无可供执行财产,又无主要经济来源的,依法终结本次执行。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申请执行的案件之所以很大比例我院采取终结方式结案,造成申请人债权得不到实现,结合执行实践分析,其根源有三:一是债权人在信贷初始阶级未对债务人的还款能力和诚信度作调查了解;二是在贷款过程中无担保或对担保人的履行能力未作调查,担保流于形式;三是相当一部分贷款人由其家人互为担保,相互牵扯,而家庭又缺乏偿还能力。

  2、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之所以这类案件执行难,有其复杂原因。

  首先在事故发生初期,伤者若遭一般性的伤情,且责任方车辆保险手续到位的,一般多数都能自行协商或在交警部门的主持下协商解决,甚至对于发生轻微擦伤或挂扯等事故,当事人之间无需报案自行协商就能兑现。但由于当事人的认识不到位,在赔偿上又达不成一致,且经公安机关出具责任认定书后主持调解仍不能妥协的,最后只能经过诉讼程序而进入执行程序。这个过程势必增加了事故本身损失之外的当事人负担,造成两败俱伤。债权人渴求在执行中得到补偿,债务人也受诉累之损,要么无力赔偿,要么逃避执行,玩“隐身” 战术。

  其次,在事故处理初期,解决机制单一化。交警部门的调处是基于一方当事人申请,而不是依职权进行。调解意见告知当事人后,当事人若有一方不同意,则调解失败。在这个前提下,没有其他路可选,当事人一方只有选择漫长的诉讼之路。案件经由审判执行程序后,问题出现了,那就是执行兑现率低下,赔偿不到位,满足不了当事人诉求。从近两年的执行兑现率来看,2010年兑现率为41.4%,2011年兑现率为23%,其兑现率都很低。兑现率低,债权人的诉求在经济上得不到补偿,其漫长的诉讼过程本身就是一种心理压力,此时在执行中又兑现不了,容易产生新的矛盾,引起上访,甚至发生一些预想不到的突发性事件。

  此类执行案件因被执行人无可供执行财产或又下落不明而终结本次执行程序的2010年占了结案数的55.2%,2011年占结案数的61.5%,比例非常大,“执行难”突出。

  3、附带民事赔偿案件

  附带民事赔偿案件从近两年的执行收案看,2010年是48件,2011年是82件,到2011年突然大幅度上升,说明该年度我县刑附民案件涨幅较大。 2010年终结本次执行程序为结案数的68.75%,2011年终结本次执行为结案数的79.7%。由此可见,该类案件的执行越来越难,在执行实践中我们归纳总结,其难有两个共性:一是被执行人往往被判服刑后因人身自由限制,无主要经济收入;二是被执行人家中无可供执行财产,其家庭人员又不愿帮助其赔偿,认为“打了就不罚”。

  当然,被执行人虽服刑但有家庭共同财产的,我院就其个人拥有部分依然进行执行,不留死角。如我院2011年受理的钱庭国申请执行王明昌附带民事赔偿一案,王明昌被判有期徒刑三年,现正在服刑。在执行过程中经调查发现,其家中仅有其妻李祖连一人,有三间瓦房,王明昌无经济收入。但李祖连喂养有29只山羊,因李与王未离婚,山羊应系夫妻共同财产,于是在执行中经征得申请人同意,组织人力将山羊单价按市场价评估后依照赔偿标的移交给申请人,此案圆满兑现。

  当然,上述“执行难”仅是执行程序过程中出现的表面现象,如果从案源上讲,要消化这些矛盾,从社会管理因素上着手,应该有一些空间。附带民事赔偿案件的申请执行人往往是刑事案件的受害方,在人身遭受伤害,经济遭受损失的情况下,心理承受力往往变得非常脆弱,精神思想存在不稳定因素,若赔偿诉求得不到兑现,容易上访,信访,甚至作出过激行为。所以说,这不仅是执行难的问题,它已经上升到影响社会安定和谐的一个不利因素。

  三.对三类案件进行社会管理创新的建议和思考

  1、针对金融借款合同纠纷案件

  一是在金融贷款活动中,金融机构必须建立健全完善的担保制度与信用等级评定制度,发放贷款前须做好相应的风险评估。

  二是在今后的执行过程中,要建立终结个案查找原因机制,属于金融机构本身问题的,依法提出司法建议,属执行措施力度不到位的,追究承办法官责任。

  2、针对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纠纷案件

  一是在事故发生后诉讼前建立多元化调处机制,交警不因为一方当事人申请而调解,考虑能否在公安交警内设一个专门的交通事故赔偿调解组织,一边调解,一边正确引导事故当事人走入合理的诉求渠道。

  二是在诉讼审判阶段,建立调解督促兑现机制,调解中尽量督促义务人履行赔偿义务。

  三是在诉讼的执行阶段,建立执行救助机制,在穷尽执行措施仍不能到位的,对申请执行人给予适当救助,让其放弃债权,承诺不上访,不信访。

  3、针对附带民事赔偿案件

  一是报请政法委牵头,与公安及检察机关协调,让轻伤案件进入公权主张程序,而不是自诉,进入刑事诉讼法的各个阶段可视其赔偿情况在刑罚上依法作不同处理,缓解执行压力。

  二是刑事审判量刑与附带民事赔偿兑现结合,对赔偿积极主动又到位的,判处刑罚时根据个案情况可依法从轻处罚,尽量使权利人在审判阶段得到赔偿。

  三是在执行程序中建立执行救济制度。对因申请执行人生活困难,损失较大又得不到赔偿的,给予救助。一次性可救济的让其放弃权利主张,一次性救济不到位的,做好稳控工作,终结本次执行后再依法予以解决。

  总之,以上是对三类执行案件在调研中体会到的一些实际情况,粗浅地从源头上分析了执行难的原因,并从管理创新的角度提出几点操作性建议,以求进一步探索。


【上一篇】  试析“大立案”之必要性——从盘县法院新旧立案模式转变引发的思考
【下一篇】  单位集资房转让纠纷问题研究